! 现在是 用户名: 密码:
监狱工作律师天地法制宣传基层工作司法鉴定队伍建设法律法规行政立法行政复议
教育矫治公证之窗法律援助矫正安帮司法考试党风廉政人民监督员文件审查执法监督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矫治 > 警察人生 >
  南岸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用温情唤醒“瘾君子”新生渴望
发布时间:2018-03-23 00:00
有这样一群警察,他们常年与“瘾君子”相伴,在日复一日琐碎繁杂的工作中,用温情唤醒了这一特殊群体对新生的渴望。这群警察中还有一个更特殊的群体——有执业资格的医生,他们不仅要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还要从事戒毒医疗工作。
    2009年,在医院工作多年的付明娥,怀着对人民警察这一神圣职业的向往,成为一名戒毒民警,负责医务工作。作为一名戒毒医生,不仅要有高超的医术为吸毒人员解除病痛,还要有一套及时识破伎俩、应对“假病”的功夫。所里的戒毒人员都明白,付医生的病情诊断可靠有效,要想在她那里混休假条,门儿都没有。
    “昨天开的药吃了好些没?头还晕吗?”来看病的戒毒人员刚进门,付明娥就认出是昨天来过的张丽莉(化名)。“还是有点低烧,要继续吃药。” 测完体温后,付明娥像对女儿一样温柔地叮嘱张丽莉。
    为一位戒毒人员打完针后,付明娥立即将针头放进销毁器里销毁。“治疗使用过的针具都需要即刻销毁,防止戒毒人员接触发生意外。”记者看到,销毁针头后,付明娥认真填写了针具销毁登记表,做到使用数、销毁数、剩余数一目了然。
    很多刚进戒毒所的戒毒人员一旦毒瘾发作,就像全身有万千蚂蚁撕咬,吸毒人员自己控制不住,可能会发生极端行为。“当毒瘾发作,她们自己也很痛苦。首先是确保安全,防止她们伤人或自伤。”付明娥说,如果发生戒毒人员情绪失控情况,在劝说和安抚无效的情况下,就会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这时候,束缚床、束缚椅还有束缚衣就派上了用场。
    “付医生,我可不可以不穿这个?我保证不再发病了。”才23岁却有9年吸毒史的欢欢(化名)眨着眼睛,嗲着语气对付明娥说。
    “先把束缚衣脱了,我看看,你的手还抖不抖?”付明娥仔细检查欢欢的肢体活动情况。“再穿两天,我根据检查的情况决定脱不脱。”显然,欢欢的撒娇对付明娥不起作用。
    “拉勾勾!你说的两天哟!”欢欢笑眯了眼。“我说的是两天后再检查,要是你的情况能稳定,那就脱了。”付明娥一边回应,一边帮欢欢穿上束缚衣。
    付明娥说,欢欢在2014年被精神病医院确诊为狂躁症。一个月前,她刚进戒毒所就连续大吵大闹了三个晚上,整栋楼都能听见她的叫声。同时,因为狂躁症,她总是无缘无故发脾气,见人就要冲上去扇耳光。无奈之下,给她穿上了束缚衣。
    “穿着这衣服难受吗?”记者看着乖乖等着付医生调节束缚衣松紧的欢欢问道。“不难受,只是肯定没有平常自由,你看嘛,手不能随便动了。”欢欢一边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手动不了,一边回答问题。
    “她比刚来的时候情况好多了,也活泼起来。她还那么年轻,希望能好好戒掉毒瘾,重新开始人生。”付明娥看着欢欢逐渐走远的背影,话语里满是疼惜。
    做完医务室的工作,付明娥提上医疗箱来到戒毒人员的房间巡诊,检查每个人的身体状况。
    夜幕降临,付明娥回到寝室整休,为值夜班做准备。“夜班不能睡死,要随时准备处理各种突发事情。”付明娥说。
    从警9年,付明娥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戒毒所医务工作的行家里手,还多次在吸毒人员收押、管理治疗方面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塔街道黄龙路4号 电话:67086186 邮编:401147
版权所有:重庆市司法局 网站标识码5000000040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7014143号-2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762号

您是第:位用户